试 论 模 糊 限 制 语 的 人 际 功 能

李佐文

(上海外国语大学400信箱200083)

摘要:模糊限制语是一种常见的语言现象,本文从言语交际的角度分析了它们的人际功能,认为,模糊限制语可以使话语更加稳妥周全,礼貌客气,从而更好地改善和维系交际双方的人际关系,使交际顺畅进行。
关键词:模糊限制语  语用  人际功能
Abstract: Hedging is a common language phenomenon, this paper gives a    brief analysis of it’s interpersonal function with view of speech communication. It holds that hedges can make speech more flexible, more polite and improv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locutors.
Keywords: hedges  pragmatic function   interpersonal function

1.关于模糊限制语
    模糊限制语(hedges)指一些“把事物弄得模模糊糊的词语(Lakoff,1972)。这些词语就话语的真实程度或涉及范围,对话语的内容进行修正或限定,表明说话人对话语内容没有充分的把握,介于肯定和不肯定之间,体现了说话人的主观认识与评价。例如:
(1) This is an extremely difficult question to answer, but possibly rashly, I’m inclined to say …
(2) His weight was approximately 3.2 kilograms, which is essentially what his birth weight was.
(3) It is most likely that we will have shower in 24 hours.
以上几个句子的的斜体词 possibly,approximately 和 it is most likely就是典型的模糊限制语。研究者对于哪些词或短语可划为模糊限制语,词或短语具有哪些特征在特定的语篇中才具有模糊功能还没有清晰的标准(Gudrun. G, 1997)。模糊限制语是模糊语言家族中的一员,已经引起了国内外许多语言学家的注意,如Lakoff (1972)从模糊逻辑的角度,Schiffrin & Channel 从话语分析的角度,Lakoff & Johnson(1980), Taylor(1989) 从认知的角度,何自然(1988)从语用的角度分别对模糊限制语进行了探讨和研究,他们所使用的名称也不尽相同。
英语中存在着大量的符合Lakoff 定义的模糊限制语,如情态动词 may,might could等,副词 probably,possibly,approximately,somewhat等,短语sort of ,kind of,more or less等,以及句子it is likely that…, it is possible that…等等。根据模糊限制语是否改变话语结构的原意者一特点,可将其划分为变动型和缓和性两大类(何自然,1988)。变动型模糊限制语是指可以改变话语原意的词或短语。他们或者根据实际情况对原来的话语意义作某种程度的修正,或给原话语定出一个变动范围,如,sort of,kind of ,somewhat,almost,to some extent,approximately,about,something between…and 等;缓和型模糊限制语是指不改变话语结构的原意,并使其肯定的口气趋于缓和的词或短语。它表明所说的话语是发话人或其他人的看法,如 may,possibly,as far as I know, as… is concerned,I am afraid,seem, probably,according to , probably 等等。不管是哪一种类型,他们都表现了说话人的主观认识和态度,反映了说话人对事物的判断和估测,体现出了语言的人际功能(interpersonal function)。
2. 关于人际功能
言语交际是人类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几乎每时每刻都在进行。关于交际过程,许多学科诸如人类学、社会学、语言学、心理学等都把它作为研究的课题之一,尽管不同的学科的研究目的、方法和手段不同,但对交际本质却达成了两点共识:(1)人类的交际过程由三部分组成:言语主体、交际内容和交际对象,(2)话语是传递信息的重要手段(蔡晖,2000)。话语是在具体的场景中对语言的使用,语言不仅具有表达讲话者的思想和内心活动的功能,即概念功能(ideational function),它还具有表达讲话者的身份、态度以及他对事物的推断等功能,即人际功能(interpersonal function)。通过这一功能,讲话者使自己参与到某一情景语境中,来表达它的态度和推断,并试图影响别人的态度和行为(胡壮麟,1989)言语主体即发话者,是话语的产生者,他的目的是有效地将信息传递给交际对象。无论是说话还是写文章,发话者都要考虑交际对象的因素,采取有效的策略,以顺利地完成交际任务。发话者在交际过程中具有控制交际场景的主动性。交际对象即受话者,也是交际过程中的一个重要因素。言语活动以存在交际对象为前提,话语总是面向一定的交际对象,以作用于交际对象为其使命和归宿。如果没有交际对象的存在,交际就失去了意义。话语中的人际关系主要是指言语主体和交际对象之间的关系,它是一种平等的对话关系。建立并维系这种平等的对话关系对于成功的交际非常重要。离开了这种对话关系,任何话语无从产生,无从存在。不是管讲话还是文章,不管是三言两语还是长篇宏论(白春仁,2000)。                          
采取对话的态度则是要商量、讨论、征询以唤起对方积极的配合与回应,得出结论也好表明态度也好,说话要留有余地,少下断言,避免无端和绝对化。 这样,尊重自己,同时也尊重对方。这便是模糊限制语在话语中使用的理论依据。精确性和模糊性作为矛盾对立的双方,广泛存在于人们的交际活动之中。模糊限制语一般来说,是使发话者与所说话语的命题内容之间的关系产生模糊。当发话者给命题加上模糊限制语的时候,表明他们对命题的内容没有绝对把握,不敢肯定,表明他们对话语内容试探性的评价,模糊限制语能使话语稳妥周全、礼貌客气,可以有效地调节和维系言语主体和交际对象之间的平等合作关系,这就是它在话语中的人际功能。
3.模糊限制语的人际功能
(1) 使话语稳妥周全,不易否定。
在交际过程中,发话人总要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态度,或表明自己的立场。为了稳妥全面地实现这一目的,避免绝对化和极端化,发话人可以采用模糊的策略。模糊可以使言语行为的力度减弱,使之不易被否定(Hubler,1983)。这样,既给言语接收者以考虑选择的余地,同时又减轻了发话者对观点和结论所承担的责任,使发话者立于不败之地。例如:
  This is a very-much over-simplified example, but it may serve to emphasize the point that common criteria of adaptation often contradict each other.(这是一个极为简单的例证,但它或许能证实这一点:改编的一般标准有时是矛盾的)
本句中要表达的主要观点是:common criteria for adaptation often contradict each other 。显然,这是一个结论,因为上文提到的例证是用来提供依据的。那么模糊限制语may 在这儿起什么作用呢?may 是一个缓和型模糊限制语,他虽然没有改变该句话的原意,但他减弱了前后句之间关系的程度。发话者明确表示,通过非常简单的例证来“强调”他所的车的结论。例证给结论提供了可信度,也就是说,结论不是凭空想象出来的,而是由直接根据的。然而,例证与结论之间的这种原因——结果(cause—effect)关系,却被may 淡化了。例证是为了直接证实结论,发话者却说 may serve to emphasize the fact ,使两者间的关系间接化。May 弱化了例证的效用和结论的信度。因为may (或许)同时也预设着 may not(或许不)证明这个结论。由此看出,may 表达了发话者的一种不明朗的态度,给自己的话语留有余地,避免出漏洞时招惹比不要的麻烦。
模糊限制语的使用,使发话人在承担与不承担责任之间留有选择的余地,受话人也可以根据这一情况做好不同反应的准备。
(2) 使话语礼貌客气
礼貌是人类文明的标志,是人类社会活动的一条重要准绳,言语活动当然也受到它的约束。讲究礼貌是一个人修养的反映,也是言语交际中的普遍现象。R Lakoff(1973)认为:在某些类型的言语交际中,礼貌的因素,在决定会话的有效性中占着上风。他还指出,礼貌的程度其实受三条规律的支配:
A. 不要强加于人(Don’t impose),即不要干涉别人的事。
B. 给人以选择的机会(Give options),即让听话人自己作决定。
C. 友好相待,即双方建立起平等互利的关系。
Lakoff 还认为,礼貌规则虽然在不同的文化环境中表现的方式有所差别,但基本形式是一致的。
G. Leech 对言语行为中的礼貌现象进行了深入仔细的研究, 并提出了礼貌原则(politeness principle).  他将礼貌原则划分为六类,
A: 得体准则(Tact maxim) 减少表达有损于他人的观点.
B: 慷慨准则(Generosity Maxim) 减少表达利己的观点.
C: 赞誉准则( Approxibation Maxim) 减少对他人的贬损
D: 谦逊准则( Modesty Maxim) 减少对自己的表扬
E: 一致准则( Agreement Maxim) 减少自己与别人在观点上的不一致
F: 同情准则(Sympathy Maxim) 减少自己与他人在感情上的对立
这六条准则是人们在交际中一般都遵守的礼貌准则. 从各种准则中可以看出:说话人说话时往往都尽量多给别人一点方便,尽量让自己多吃一点亏,从而在交际中使对方感到首尊敬,同时也体现出说话者的修养和气质,建立起良好的自我形象。 例如:
This is an extremely difficult question to answer, but, possibly rashly, I am inclined to say “yes”.
Possibly rashly( 或许鲁莽)就是发话者所采用的自我贬低,自我悲观的礼貌策略。 “鲁莽” 表明发话者缺乏足够的证据,或没有充足的时间考虑周全,这样就可以避免与对方在观点上的不一致, 或不是对方所期待的回答。模糊限制语在此处的运用完全出于礼貌的考虑。
(3)保全面子,维系合作关系
      保全脸面,维系良好的人际关系实际上是和礼貌密切相关的。礼貌是一方对另一方的态度,因此,它必然要涉及到交际的双方。 Leech 分别称为 “自我”(self) 和 “他人”(other).  会话中的  “自我”一般指发话人, “他人” 可能指听话人, 也可能指第三方。书面话语中的 “自我”指写/作者,他人指读者。书面话语的写作者也要特别注意礼貌问题。 因为 态度生硬, 言辞尖刻往往会导致读者的不满情绪, 或招来许多批评,甚至吃官司。我们周围有许多评论家就是因为言辞尖刻,丝毫不留情面,麻烦才找上门来。这就是交际过程中没有注意使用模糊委婉的策略,交际双方关系破裂, 才导致如此结果。这样看来, 维持和谐默契的人际关系在交际中显得非常重要。
   我们已经知道, 模糊限制语的使用可以使讲话者表现出礼貌的态度。礼貌在交际中具有调节作用, 他维护了双方均等的地位和他们之间的友好关系., 是人们为维护和谐的人际关系所做出的努力. 在Brown 和 Levinson 看来, 礼貌就是人们为了满足脸面上的需求所采取的理性行为, 它本质上是策略性的, 即 通过多种语言手段给交际者各方都留有面子。当讲话者提出的问题或所说的言行将威胁受话者的面子或让受话者感到为难的时候,说话者应该尽量使用模糊一点的言辞, 给受话者留有选择的余地, 以保全面子, 所以 :Brown 和Levinson的理论被称为 “面子保全论”( face-saving theory)。交际双方如果不注意使用模糊策略, 彼此不留面子, 后果将是难堪的局面或是关系恶化。例如
May I know if you are married?
此句中使用了试探性的模糊词may, 以设法得到听话者的合作,建立起合作的交际关系。因为英语中询问别人的婚姻状况被认为是对别人隐私权的冒犯。May 表明说话者不应该向受话者提出这个问题,回答与否由对方选择决定, 这样就很好的维持了双方和谐的人际交往关系。
4.结束语
   以上,我们从言语交际的角度,分析了模糊限制语在改善和维系交际双方的人际关系方面所起的作用,介绍了模糊策略在言语交际中的功能,这些不过是模糊限制语语用功能的一个方面。值得提出的是,对于模糊限制语的使用,并不总是积极主动的。有时,由于发话者对所谈问题了解不够准确,或由于找不到确切的词汇来表述而被动地使用了模糊限制语,这种情况本文没有进行讨论。总之,在交际过程中,模糊限制语能使话语稳妥周全、礼貌客气,可以有效地调节和维系发话者和受话者之间的平等合作关系,如果恰当使用,有助于更好地完成交际任务。

参考文献:
Hubler, Axel 1983  Understatements and hedges in English  Amsterdam: Benjamins.
Lakoff,George  1972  “Hedges: a study in meaning  criteria and the logic of fuzzy concepts”, Papers from the Regional Meeting of the Chicago Linguistec society, 8, 183-228
Gudrun ,Clemen  1997  The concept of Hedging: Origins , Approaches and Definitions  In
Markkanen & H. Schroder (eds):  Hedging and discourse , Walter de Gruyter. Berlin. New York
Schiffrin, D. 1987  Discourse Markers  Cambridge: CUP
Quirk, R, et. al 1985 A Comprehensive Grammar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London: Longman.
Lakoff ,G & M. Hohnson  1980  Metaphors we live By  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Lakoff, R. 1972 “ The Pragmatics of Modality” in P.M Peranteau et al. (eds) Papers from the English Regional Meeting  Chicago Linguistic Society. Chicago : Chicago Linguistic Society (April 14-16) 229-246
Leech, G 1983  Principles of Pragmatics  London: Longman
Taylor, J ,M 1989  Linguistic Categorization. Prototypes in Linguistics Theory. Oxford:Clarendom Press.
Palmer F. R. 1990  Modality and the English Modals  London: Longman.
Channell, J. 1990  “ Precise and Vague Quantities In Writing on Economics” , in Nash (ed)1990
Brown, P & Levinson, S. Universals in Language Usage : Politeness Phenomenon  IN Goody , E (eds) Questions and Politeness : Strategies in Social Interaction CUP 1978
胡壮麟 朱永生 张德录,1989 《系统功能语法概论》  湖南教育出版社
何自然, 1988  《语用学概论》  湖南教育出版社
蔡慧 2000  论语篇的交际对象因素   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  2000年第一期
白春仁 2000  边缘上的对话   外语教学与研究   2000年第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