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第1期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No.11997总第165期

论称呼语的社交指示功能

赵英玲  

摘 要 称呼语是指用来称呼别人和自己的词语。它不仅是语法单位,而且还是言语交际单位和语用单位。称呼语除了起“引起受话者注意和保持发话者同受话者之间的联系”这一根本作用以外,还具有社交指示功能,即角色认同指示功能、人际关系指示功能、情感指示功能以及交际动机指示功能。

关键词 称呼语 社交指示 角色认同 人际关系 情感 交际动机  

      关于称呼语问题,国内外已有不少论著。早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的罗杰·布朗(RogerBrown)、阿伯特·古尔曼(AlbertGilman)、玛格丽特·福德(MargueriteFord)就发表了有关称呼语的系列文章。从此,称呼语便成为社会语言学研究的主要课题之一。虽然语言学者已对称呼语作了深入细致的研究和描写,但尚未对称呼语作出社交指示功能的解释。笔者认为,称呼语除了起“引起受话者注意和保持发话者同受话者之间的联系”这一根本作用以外,还具有一定的社交指示功能,传递与说话情景相联系的、有关说话人和听话人之间社会关系等方面的语用信息。为此,本文根据社会语言学和语用学的理论,论述了称呼语的社交指示功能,即角色认同指示功能、人际关系指示功能、情感指示功能和交际动机指示功能。通过对称呼语的社交指示功能的论述,证实称呼语不仅是语法单位,而且还是言语交际单位和语用单位,进一步深化对称呼语这一语言现象的研究。1.角色认同指示功能称呼语对说话人和受话人的社会角色具有认同指示功能,从社会语言学的观点分析,生活在社会中的人们均具有不同的社会特质,即人的社会性。正如著名语言学家韩礼德(M.A.K.Halliday)所说,每个人都是“社会人”(asocialman)。既然是社会人,就必然会有一些社会属性。根据这些社会属性,他们可归属不同的种族、政治、经济、宗教、地区、职业、性别、年龄等社会集团。每一社会集团都有自己的行为规范(包括言语和非言语规范)。集团中每一成员都要遵循其行为规范。在社会生活,人际交往过程中,人们常常通过各种方式,特别是言语行为,认同指示他人的社会角色和地位,从而使自己获得相应的认同指示。称呼语作为语言的一部分,具有此种认同指示功能,因为通过一定的称呼形式,交际双方不仅可以认同指示双方的社会角色,而且还可以界定彼此的关系。称呼语对受话人的角色认同指示功能是指说话人通过特定的称呼形式称呼对方,这些称呼形式能够认同指示受话人的年龄、性别、职业、职务、在社会和家庭中的角色,以及政治地位、社会地位、教育、宗教等社会背景。例如,职业称呼形式(occupationalterms)能使受话人的职业得以认同指示(汉语的医生、英语中的operator等)。同样,职位称呼(officialtitles)能使受话人的职位得以认同指示(汉语中的科长、英语中的professor等)。除此之外,英国贵族的爵位称呼(inheritedtitles)也具有此种认同指示功能,如Duke(公爵)、Marquis(侯爵)等。此外,一些约定俗成的称呼形式(conventionalizedaddressforms)也能刻画出受话人的社会属性。汉语中的姓+“老”或“公”这种称呼形式多用于干部、知识分子中的老年男性,尤指德高望重者或影响较大的知名人士。如“郭老”(郭沫若)、“徐老”(徐特立)等。正如佛莱德里克(BraunFriedricke)指出,“一种称呼形式往往是说话人自觉或不自觉的自我再现”。也就是说,称呼语也可认同指示说话人的社会角色。美国著名语言学家ErvinTripp指出,在美国,不同的社会团体在使用称呼语方面会有很大差异。例如,在西部沿海地区,一些受过良好教育的学术界人士,在称呼Doctor后面总是要加上受话人的姓(lastname),而社会层次比较低的人在使用称呼语Doctor时,不加受话人的姓。又如,佛莱德里克指出,在爱尔兰英语中,一些爱称(honey,love,andsweetheart)通常被文化层次比较低的男性用来称呼陌生的女性。总之,从说话人所使用的相对稳定的称呼语中,我们能够看出说话人是属于哪个社会团体,处于什么样的社会角色。通常说话人所选用的称呼形式和其所在集团的行为规范相一致。而每一社会集团都标志着其成员的文化程度、政治观点等社会背景。所以通过研究说话人所使用的称呼语能够使说话人本身得以认同指示。2.人际关系指示功能称呼语不仅可以认同双方的社会特质,而且还可以界定彼此的关系。称呼语对人际关系有着敏锐的反应。它不仅有提醒对方开始交际的作用,更重要的是摆正自己与交际对象的关系,便于展开交谈。同什么人交际,应称呼什么,不仅在于他们各自的身份,更在于他们的相互关系。人际关系,一般说来,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但这种说法失之笼统和空泛。准确地说,人际关系是人与人之间心理上的关系,即指人们彼此之间在思想感情上的距离。这种距离不是等同的,它有不同层次。根据姚亚平的《人际关系语言学》,人际关系的类型大体可分为社会角色类型(据此将人际关系分成两大类:亲缘关系和社会关系)、人际关系的相互地位类型(据此将人际关系分为权势关系(power)和一致关系(solidarity))以及人际关系的情感类型(据此将人际关系分成亲近和疏远两种)。在此,我们主要探讨一下亲疏关系、权势关系和一致关系在称呼语中的体现。(1)亲疏关系在称呼语中的体现亲疏关系是人际关系中的一种,它反映了人与人之间的社会距离。从亲到疏是一个连续体,亲疏之别界限模糊,但又是客观存在着的,对于言语交际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亲疏关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人们在言语交际中如何称呼。可以说,称呼语是亲疏程度、感情深浅的温度计。例如,男女之间由认识而朋友,由朋友而恋人,由恋人而夫妻,在这个过程中,称呼起了很大变化。称呼模式通常为×××-××-×-亲爱的。使用上述不同称呼可以反映男女双方感情发展的不同阶段。超越阶段的称呼,比如该称对方“×××”而称“×”,可能使对方难堪,甚至反感。英语也是如此。当双方关系比较亲密时,一般总是直呼名字,如“Hullo,Elizabeth,fancymeetingyouhere”或者叫对方的昵称,如“Willy,talktothemagain”。Willy是Wilfred的昵称。同样,爱称能反映出爱情关系或友谊。如(my)darling,(my)dear,(my)dearest,(my)love,honey(美)等等。值得注意的是,有些爱称常被一些男性用来称呼陌生的女性。此乃例外而已。实属非常规称呼语的使用。(2)权势关系(power)在称呼语中的体现权势关系是指在某一点(如年龄、辈份、财富、社会地位)上,一方居于优势(如年龄大些,辈份长些,财富多些,社会地位高些),另一方居于劣势,双方处于这种不平等的关系之中进行交往。常见的权势关系有父子关系、上下级关系、师生关系、雇主和雇员的关系等等。在实际交往中,使用称呼语总是双方的,而双方使用的称呼语则可能是对等的(reciprocalpattern)—双方互称FN(firstname)或互称TLN(title+lastname);也可能是不对等的(non-reciprocalpattern)—一方称另一方FN,另一方则称一方TLN。概括地说,使用不对等称呼语的原因主要是由于社会地位和彼此熟悉程度的不同。一般来说,当受话人有权势时,说话人一般使用尊称、敬称来称呼对方。在使用敬称时,说话人意识到自己与对方在地位等方面的悬殊,而在表示敬意的同时,又与对方保持一定的距离。在下面的例子中,雇员对雇主称sir,说明了这一点。Theboss:Canyoucomehereaminuteplease,Bob?Bob:Yes,sir.此外,说话人在使用职位称呼形式时,也可以表示对具有一定社会地位的受话人抱有敬意,同时也表示自己与受话人之间存有一段距离。试看下例:“Tonight”saidthegeneral,“wewillhunt-youandI.”“No,general”saidRainsford,“Iwillnothunt”.(RichardConnell:TheMostDangerousGame)(3)一致关系(solidarity)在称呼语中的体现一致关系是指在某一点上双方具有一致性或共同点,双方处于平等的关系之中进行交往。常见的一致关系有同学关系、同事关系、同辈关系等等。称呼语是否对等,与交际双方的社会地位关系极大。当双方的社会地位大致相同时,双方通常使用对等的称呼语。然而,互用FN与互用TLN的情况完全不同:在比较正式的场合或当双方关系比较疏远时,通常互称TLN。在非正式的场合或比较熟悉的人们之间,一般都互用FN。一般说来,美国人直呼FN在同事、同学之间很普遍,显得友好和随便。以上列举了称呼语对亲疏关系、权势关系及一致关系的指示功能。我们不妨把这些称之为静态的常规的人际关系指示功能。(4)动态的、非常规的人际关系指示功能称呼语的改变意味着社交指示信息的改变。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会发现,有些雇员以FN,而不是以TLN称呼老板。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是由于随着交际双方关系的发展,称呼语发生了变化和转换。开始时是一般工作关系的上下级,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会变成朋友。反过来,原来是亲切的朋友也会由于种种原因中断友谊,彼此关系疏远。结果,称呼语也相应地发生了变化和转换。既然称呼语代表了人与人之间的一种社会关系,那么称呼语的改变往往意味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改变。这种改变能够表达出种种复杂、微妙的人际关系。如鲁迅《故乡》中“我”和“闰土”重逢的情景:  “他站住了,脸上现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动着嘴唇,却没作声。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了,分明的叫道:‘老爷’!……我似乎打了一个寒噤;我就知道,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我也说不出话……”在这个例子中,闰土和“我”从儿时的朋友关系变成了现在的穷人和富人的关系。角色关系的变化使得他俩人际关系也发生了变化,在他俩心理上,“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最后,闰土对“我”的称呼也由“迅哥”变成“老爷”了。从这个例子中,我们不难看出,在交际活动中,违反常规的称呼语的运用,能够反映出人与人之间的那种动态的、复杂而微妙的相互关系。3.情感指示功能在实际交往中,说话人的情感对称呼语的使用会起很大制约作用。对同一称呼对象,在不同的情感支配下,所选用的称呼语有很大差别。如背称自己的父亲,不同的称呼语可以显示出不同的情感来:“俺爹、我爸爸、我父亲、我老子、老头子、老顽固、老不死的”等,由敬爱,到敬重,到轻蔑,到痛恨,不一而足。值得注意的是,情感指示具有两极性:一种是积极情感指示,一种是消极情感指示。试看下例:(1)I’mgoingtoget(=punish)you,youbastard!(2)Idiot!You’vedroppedmybook!句中的youbastard和idiot表示了发话人对受话人的愤怒、蔑视等感情,我们不妨称之为贬蔑形式,此类称呼往往在骂人时出现。下面的例子表明称呼语常常可暗示对称呼对象的态度、情感及其波动的情况。我们知道,母亲呼唤孩子当然多用亲昵的口吻,如对一位名叫Elizabeth的女儿,一般只称为Liz。可是有这样一个例子:母亲唤女儿帮助晒衣服,女儿呆在房子里做自己的事,就是不愿意出来。从母亲所用称呼语的变化中,我们看到母亲在一刹那间感情关系的变化过程:Liz……Elizabeth……ElizabethAnne……ElizabethAnneWarmer!母亲亲切地唤女儿帮忙,女儿不应;母亲用女儿正式的名字呼唤,女儿还是不理睬;母亲有点不高兴,于是加上女儿的“中名”,可是女儿对这不寻常的呼唤照旧不理睬!这一下,母亲可真的恼火了。到最后把女儿的“名—中名—姓”一下子全都端出来。女儿出来了没有呢?这句话里是不得而知的,但母亲已动用了她认为最有力的呼唤了。因为只有在非常庄重的场合才会称呼一个人的全名。照理,这时被呼唤的人非要应声露面不可了。从这个例子中,我们不难看出称呼语已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无生命的符号,而是社会文化、主体的思想感情的载体,是充满了色彩和激情的。4.交际动机指示功能人所共知,言语交际是一种有意识的社交活动,是为实现一定的交际目的而进行的。我们把推动人们进行言语交际活动的动因或动力,称之为交际动机。根据Thakerar等人(1982)阐述的“言语调节理论”(speechaccomodationtheory),人的言语行为受主观态度、交际动机等因素的影响。为了达到一定的交际目的,满足自己的交际需要,说话人总是有意识地调整控制自己的言语行为,有效地选择自己的言语形式,做到言随旨遣。而对受话人来说,透过说话人的言语表达也可窥测说话人的意图,从而做到有的放矢。按照自己交际的需要和交际目的,调整控制好自己的言语行为,改变或抑制与交际需要不相适应的一切。言语形式的采用都得服从表达目的。同样,称呼语的选用也受交际目的的影响。一般情况下,发话者根据交际场合的正式程度、双方的社会角色和地位以及双方的亲密程度等语境因素来选择使用称呼语形式,但在某些情况下,发话者出于某种目的,故意违背这些决定因素。如果发话者选用比实际关系更亲密的称呼形式,则暗示发话者意欲缩小同受话者之间的距离。相反,如果他选用比实际关系更疏远的形式,那么他意在拉大双方之间的社会距离。例如,倘若一男子求爱心切,他可能用名字(汉语中)或者其昵称形式(英语中),或者用昵称词(两种语言中),直呼他并不熟悉的女子,以求拉近双方的关系。对女方来说,倘若她乐于接受对方的爱,她可能选用类似的亲昵形式;但假若她不爱对方,她可能选用比较正式的疏远的形式(例如,英语中,在其姓氏前冠以“Mr”;汉语中,用其全名)直呼对方,从而拉大双方之间的距离。又如现代京剧《红灯记》中的一段对话:鸠 山:哦,老朋友,你好啊?李玉和:哦,鸠山先生,你好啊?鸠 山:哎呀,好不容易见面啊!当年在铁路医院我给你看过病,你还记得吗?李玉和:噢,那个时候,你是日本的阔大夫,我是中国的穷工人,你我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路啊!这段对话有互致问候、回顾往事两个回合。但双方的语言不同,交际愿望也不同。在互致问候时,鸠山用的是表示一致关系的“老朋友”一词,李玉和用的是表示权势关系的“先生”一词;在回顾往事时,鸠山提的是两人交往,以示亲热,李玉和则是点名身份,拉大距离。由此可见,透过称呼形式可窥测说话人的意图,从而调整自己的言语形式,以达到预期的交际目的。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称呼语不仅是语法单位,而且还是言语交际单位和语用单位。它不仅仅指称受话人,而且还具有社交指示功能。它能强烈地反映出人的社会属性以及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关系。总之,称呼语作为语言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与使用语言的人、社会、文化密切相关。因此,在跨语言文化交际中,要特别注意不同的民族心理和习惯,只有这样,才会使社交活动正常地进行,以免造成语用失误。

(作者单位 东北师大外语学院 长春 130024)[责任编辑 张树武]·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