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呼的语用研究

曲婧华

摘 要 在语言交际过程中,称呼是传递给对方的第一信息。不同的称呼反映了交际双方的角色身份、社会地位和亲疏程度的差异。从语用学的角度来看,不同的称呼常常能传递某种特殊的语力。

关键词 称呼;语用意义;语言交际

中图分类号 H3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2-722X(1999)02-0025-03  一

    在语言交际过程中,称呼往往是传递给对方的第一个信息。恰当的称呼能使交际得以顺利进行;不恰当的称呼则会造成对方的不快,为交际设下障碍。为了保证交际的正常进行,说话者要根据对方的年龄、职业、地位、身份以及同对方的亲疏关系和谈话场合等一系列因素选择恰当的称呼。不同的称呼不仅反映了交际双方的角色身份、社会地位和亲疏程度的差异,而且表达了说话者对听话者的态度和思想感情,而听话者通过对方所选择的称呼形式可以了解说话者的真实意图和目的。称呼问题的研究,早在60年代就引起了社会语言学家的重视。美国语言学家布朗(RogerBrown)和福特(MargueriteFord)就美国英语中的称呼形式进行了开创性研究,语言学家欧文·特里普(S.M.Ervin-Tripp)以他们的研究为基础,在《称呼的社会语言学规则》一文中列举和分析了称呼选择中诸多可能的制约因素,并以流程图的方式描述了美国西部学术界以及19世纪俄语、依地语、波多黎各语中称呼系统的情况。之后又有学者就英、德、法、俄等西方语言中称呼的使用情况进行了详细的研究。我国对汉语称呼的研究由来已久。赵元任先生早在50年代就对现代汉语称谓系统进行了详尽的描述。陈原先生在《社会语言学》一书中论及了我国解放后出现的某些新的称呼形式以及产生的新的意义。进入80年代后,我国掀起了称呼系统研究的高潮。诸学者对称呼的类型及使用规则进行了多方位的研究和探讨。祝畹瑾参照欧文·特里普的方法设计了一张汉语称呼系统流程图,并在图中增添了汉语中特有的制约称呼选择的因素。总的说来,关于称呼的研究在国内外引起了许多学者的重视,但这类研究大都局限在社会语言学范畴内,是一种静态的描写。而称呼的使用是多变的,并具有一定的集团性和地域性。语用学研究的兴起开拓了人们的视野,给称呼的研究注入了新的活力。因此,本文不再探讨称呼的基本形式以及静态条件下称呼的使用规则,而是运用语用分析的观点考察在具体的动态使用过程中,称呼所传递的语用信息。语用分析可以广义地理解为意义不是产生于词汇和结构的形式特点,而是由话语的表达方式及语境决定的。本文援引奥斯汀─瑟尔(Austin—Searle)言语行为理论来分析称呼是如何传递语用信息的。二50年代末,英国哲学家奥斯汀在题为《论言有所为》(HowtoDoThingsWithWords?)的一系列讲座中推翻了认为逻辑—语义的真值条件是语言理解的中心这个观点。他认为,谈话时人们不仅仅是“言有所述”,而且是“言有所为”。也就是说,语言交际是由一系列的言语行为构成的。根据奥斯汀的言语行为三分说,人们说话时同时在实施3种行为:言内行为(locutionaryact)、言外行为(illocutionaryact)和言后行为(perlocutionaryact)。语言学家感兴趣的主要是言外行为,即“以言行事”。美国语言学家瑟尔进一步发展了奥斯汀的言语行为理论,把言语行为分为直接和间接两种。前者指用行事动词(performativeverbs)和祈使、疑问及陈述3种句型表达命令、请求、疑问及叙事的行为;后者通过实施一个行为间接地实施另一行为。同时,他把言外行为分为5种类型,即:阐述类(representatives)、指令类(directives)、承诺类(commissives)、表达类(expressives)和宣告类(declarations)。根据奥斯汀的言语行为理论,称呼在对话过程中不仅仅表明交际双方的关系、地位和身份的差异,也不仅仅表示一种呼唤或招呼功能,而是常常用来传递某种特殊的“语力”。在一定的语境中,伴之以不同的语调,称呼能表达警告、威胁、规劝、禁止、命令、请求、邀请、建议、祝贺、感谢、嘲笑、讽刺、喜爱、厌恶、蔑视等多种语义。这些言外行为主要可以分成两类,即指令类和表达类。(一)指令类:指说话人试图使听话人去做某件事情,如命令、警告、威胁、建议、要求、邀请等等。请看以下例句:(1)Bunny:Atthecurtaincall,Iheldmyboobsoutlikethis(shesticksoutherchest.)…andtheyscreamed,honey,thesefuckin○grownmenscreamed!(ToRandy)Feel○em,honey,feelthesegrapesofmine.(SheputsRandy○shandonherboobs.)Randy:Mrs.Weinberger!(FamousAmericanPlaysofthe1970s)这段对话是在一位4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巴妮·温伯格和她儿子的同学兰迪之间展开的。尽管双方年龄差距较大,但按照美国的称呼习惯,双方一直是直呼其名。然而面对同学母亲极不自重的举止,兰迪既要拒绝、制止,又不好发火,怕伤了双方的面子。因此在对话中“温伯格夫人”完全失去了称呼的基本功能,既不是打招呼,也不是为了吸引对方的注意力,而是一种命令或规劝,从而提醒对方不要有过分越轨的行为。(2)狗子:(渐渐地)何苦呢!干吗不接着钱,大家来个井水不犯河水?赵老:没那个事!狗子:赵老头子,你行!……狗子:姓赵的,你可别赶尽杀绝!招急了我,我真……(老舍:《龙须沟》)上例中狗子和赵老话不投机,称呼赵老为“姓赵的”表示威胁。(二)表达类:指命题内容中特定的心理状态的表达,是说话人对现存事物状态的感情和态度的表露,如感谢、祝贺、嘲笑、讽刺、厌恶、喜爱等等。(3)Edie:(offstage)Daddy.Jake:(veryquickly)Whatisit,angel?Edie:(offstage)Canyoucomehere,please?(FamousAmericanPlaysofthe1980s)这段对话虽然简短,但仅从父亲对女儿的称呼就可以知道父亲对女儿是多么的宠爱有加。女儿是父亲心目中的天使,强烈的喜爱之情溢于一个简单的称呼之中。(4)(Eddiehasrisen,withironcontrol,evenasmile,hemovestoCatherine.)Edie:What○sthehighheelsfor,Garbo?Catherine:Ifiguredfortonight—Edie:Domeafavor,willyou?Goahead.(Embarrassednow,angered,Catherinegoesoutintothebedroom…)Edie:(strivingtolaugh)Allactressestheywanttobearoundhere.(ArthurMiller:AViewFromtheBridge)埃迪对外甥女凯瑟琳要求一贯严格,从不准她穿高跟鞋。而每个女孩子都有爱美之心,为了待客,凯瑟琳特意打扮了一番。此时埃迪却称她为嘉宝———美国电影界的超级女星,其讽刺之意不言而喻。(5)赵老:善心的姑娘,行行好吧!……二春:(倒了碗开水,送到病人跟前)您喝吧,赵大爷!赵老:好姑娘!好姑娘!这碗热水救了老命喽!(老舍:《龙须沟》)这段对话中,“好姑娘”这个称呼表达了赵老对二春的感激之情。三综上所述,称呼不仅吸引对方的注意,沟通交际渠道,而且常常能表达某种特殊的“语力”。而这种“语力”是通过什么手段获得的呢?笔者认为主要有如下两种方式:(一)称呼的转换称呼的转换指的是在对话交际中,双方地位、身份不变的情况下,说话人对听话人采用了与以往不同的称呼形式。语用学的观点认为,不同的语言形式表示不同的交际目的,反映不同的会话含义,传递不同的语用信息。正如欧文·特里普所言:“对于具有特定地位的对象,如果有一个公认的正规称呼,则任何偏差都是一种信息。”请看苏叔阳的小说《故土》中有关主人公白天明的一段有趣的描述:(6)他生平最怕见领导。他不知道在领导面前该怎么说话才算得体。每次上级召见,他都提心吊胆。单是领导对他的称呼,就够他思索半天。经验告诉他,倘或领导称他为“白天明同志”,这便意味着一场严肃的谈话,领导准会又向他指出他的一些该去掉的毛病,或者应该注意加紧改造的问题。倘若称他为“白天明”,那就糟糕,说不定接下去就是一场批评。而倘或称他为“老白”,这便是说,领导已经认可他属于地地道道的人民一分子,而且还有了点成绩,让领导高兴。再倘或称他为“天明”,这便是他的幸福,足可以让他沉浸在苦涩的快乐里许多许多天。当然,称呼的变换还常常伴随着特殊的语调。赵元任先生在《语言问题》里论及:“有时候比方‘先生’的‘生’字是轻声,这是客气,对人恭敬;你要是称先生那就不恭敬:‘你错了,先生’的意思。”1.称呼的递进和逆向转换布朗和福特在研究称呼形式的同时提出了一个称呼的渐进模式:总趋势是从对等地互称职衔、姓过渡到年纪较大或职业地位较高的一方可称另一方的名,而年纪较小或职业地位较低的一方对另一方称呼不变,最后过渡到互称名字,即MutualTitle+LastName→NonreciprocalTitle+LastNameandFirstName→MutualFirstName。称呼的递进不仅标志着谈话双方的关系愈加密切,在一些转换较为突然的场景中,这一转换往往还包含更为深层的语义。(7)袁志成:(热情地)到了我这儿用不着客气。老李,给倪科长倒茶。倪科长:(坐下)李主任,坐,都坐。袁志成:倪科长,我这个人是直肠子。开门见山吧,我这9000锭车间下边就全靠你们啦!……倪科长:我们刘经理那话都说了:就是电力公司的机关楼里头点上洋蜡办公,也得先支援9000锭按时投产。袁志成:(感动地)老倪啊,你今天算是解除了我们一个最大的后顾之忧。《现代戏剧选》作为纺织厂厂长的袁志成因为对电力公司有所求,对公司的倪科长就格外客气,在称呼形式上采用了姓+职衔的敬称。当听到倪科长毫不迟疑一口答应要坚决保障工程按时投产时,立即换用了“老倪”这一称呼。这不仅是主动拉近双方关系的信号,他那难耐的感激之情也尽在其中。在提出称呼的渐进模式时,布朗和福特还特别指出,这一渐进模式不可逆行,除非表示愤怒、谴责、命令或讽刺等。在日常交际中,为了传递以上语用信息,这种逆行方式常为说话者所采用。(8)Ruth:Hey,c’mon,shutthedoor,willyou,Dick?Cootic:Shutthefuckingdoor.Mike:(Afterapause)We’dreallylikeyoutoshutthedoor,Richard!(FamousAmericanPlaysofthe1970s)剧中迪克对露丝让他关门的请求置之不理。迈克没有采用朋友间常用的呢称“迪克”,而改用了正式称呼“理查德”,加之他采用的貌似婉转、礼貌,实则内含命令的句法形式,“理查德”这一称呼实质上就是一道关门的命令。(9)周大楚:(急切地拉起妻子的手)我认错了,我承认错了。我改不行吗?保证每天回家生炉子、做饭,保证把你和小杰放在心上,保证到公园去,马上去……琼妹:(抽回手)晚了,周大楚同志。就像人老了要去火葬厂一样,我们的爱情也老了。《现代戏剧选》通常夫妻间只互称名字或是姓名,“姓名+同志”的形式只有对比较陌生的人或是在极为正式的场合才会使用。而剧中,妻子对丈夫全身心投入工作全不顾家的行为极为不满,并打算同他分手。称呼中传递着冷漠、不满的语用含义。2.非常规的称呼形式非常规的称呼主要指,谈话者和某个确定的听话者在交际过程中使用了基本称呼形式以外的其他形式,或是与被称呼者身份不符的称呼形式。这类称呼形式常常带有浓厚的个人感情色彩。如“傻丫头”、“我的小祖宗”可以分别表示“喜爱”和“祈求”。例(2)中“姓赵的”表示威胁,而例(4)中“嘉宝”则表示讽刺。(二)语境语境在语用学各个领域研究中的作用已为研究者所重视。那么语境是什么呢?它是由一系列同言语表达与理解密切相关的主客观因素构成的系统。“语境”这一概念的外延极其广泛,但总的看来,语境因素可分为两大类:言辞语境和言辞外语境。前者即通常所说的上下文;后者则包括主观语境因素(如交际者的年龄、身份、职业、地位、经历、性格、心情等等)和客观语境因素(如交际的时间、地点、场合、话题等等)。同一个词在不同句子中含义相异;同一个句子,在不同语境中意义也不尽相同。因此,词语无普遍释义,必须与它使用的语境联系起来。那么,同一称呼在不同语境中所表达的语力是否相同呢?请看下列4种不同场景:(10)李方与女友在校园里并肩而行。李方用胳膊搂住女友的腰。女友:(脸红)李方!李方:怕什么。(11)母亲在厨房做饭,李方在书房看书,客厅里电话铃响。母亲:(大声)李方!李方:就去接。(12)李方正在忙于写毕业论文。女友:李方,快来,瓶盖打不开。李方:等会儿,我正忙着呢。侄子:李方,快来嘛!(13)李方在写作业,小侄子在一边不停地捣乱。李方一气之下踢了他一脚。侄子大哭。李母:(从厨房跑出)好孙子,怎么啦?侄子:叔叔打我。李母:李方!从以上例子可以看出,在不同语境中,称呼可传递不同的“言外之力”。例(10)中的称呼是拒绝,例(11)则是命令,例(12)是请求,而例(13)则为批评。其实,不仅例(10)~例(13)中称呼的语用信息需要语境因素的辅助才能判定,脱离了语境信息要正确理解以上所列举的其它称呼语也都是不可能的。正如奥地利哲学家维特根斯坦(L.Wittgenstein)所言:“一个词的意义就是它在语言中的使用。”四人与人在交往过程中的关系往往是错综复杂的,而社会群体中每个成员都必须遵守一定的行为规范,称呼的选用因此受到一系列主、客观因素的制约。要想正确理解说话者的真实意图,不仅要充分了解该社会约定俗成的角色规范,更要根据语境因素抓住对话中潜在的语用含义,才能使言语交际得以顺利进行,达到预期的目的。

参考文献

[1] 陈原.社会语言学.学林出版社,1983.

[2] 何自然.语用学概论.湖南教育出版社,1990.

[3] 何自然,段开诚.汉英翻译中的语用对比研究.见:中国当代翻译百论,1994.

[4] 卫志强.称呼语的类型及其语用特点.见:语用研究论集.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4.

[5] 祝畹瑾.汉语称呼语研究———一张社会语言学的称呼系统图.见:北京大学学报———英语语言文学专刊,1990.

[6] Brown,R.&M.Ford.AddressinAmericanEnglish.ReprintedinJ.Laver&Hutcheson(eds.):CommunicationinFacetoFaceInteraction,1972.

[7] Ervin—Tripp,S.M.SociolinguisticRulesofAddress.ReprintedinJ.B.Pride&J.Holmes(eds.):Sociolinguistics.PenguinBooksLtd.1972.

[8] Levinson,S.C.Pragmatics.CambridgeUniversityPress,1983.

(作者单位:解放军电子技术学院英语教研室 450004)(责任编辑 李绍山)·72·  第2期曲婧华 称呼的语用研究